觋月

【我想要一颗金刚不坏的肝】乐色文风,底层画手,最拖延症coser,绑定社团没有钱。
现在沉迷谜鹅

【谜鹅】闹剧

#一小时练习,大概是陀那啥#

#ooc有#

#快假期了,妄图复健#

#一个期末考把我吓成这样子,期末考以后大概我就回来了(鸽手警告)#

若是说哥谭的天气像位冷美人,那就是位为守着带火情人归来而等待着的女人,就像那位意大利导演眼中的玛莲娜那样。

奥斯瓦尔德不知道自己已经盯着头顶那沉沉坠着的吊灯多久了,居然开始幻想它掉下来的模样。就像当年盯着化学液体久了,他也在等待着它毫不留情地泼洒下来,不至于致命,只是把自己浇得面目全非而已。

和戈登的合作关系彻底破裂以后,只身一人可不怎么好在哥谭做出一番事业。恰巧这个时候,一个古怪不得的家伙闯进了他的生活。

他没多少恋爱方面的经验,往常以来...

2019-12-19

《Bittersweet》本子预售后调量

《bittersweet》本子和周边的预售结束了,如果没买到的可以今天明天来和我说我加进去🌝

2019-11-21

【谜鹅】淤泥

#有贬低lee内容#

#意识流#

#出血注意#


世间最美的东西是在黎明亦或黄昏,或者某个平平青天白日,从苍白云朵的边缘倾泻下来的浅金色光芒,以及爱人的眼睛。

恋爱就是世界上最无聊的事情。

尽管他在恋爱中就不会这么想。

像个第一次谈恋爱的小屁孩模样的爱德还得故作成熟,握着穿着老土的克林格的手走向床榻,摘掉这个当着人一套背着人一套绿茶婊的眼镜,然后告诉她,近视更好想象更容易得到快感。最后在克林格因为恐慌而撞向家门妄图报警的时候,他可没想到一直被辱骂没用的废物居然就这样靠着双臂结束了这段故事。

这他妈就是混乱自卑的产物。

尼格玛看起来很悠闲,选了一堆绿色的衣服扔在床上,把下流的口哨吹成一首歌,似...

2019-11-09

【谜鹅】落鸿羽

#谜鹅本子《Bittersweet》11月1日晚上八点预售,还有两款周边,过两天会有正式宣传#

#来证明一下我还活着。抱歉最近一直咕咕,学校事情有点多有点对付不过来我像个得罗#


每天清晨,他都能听到窗外轰鸣而过的汽轮声。而这似乎是一记定心丸,提醒他,他还活着。

有人为他送来了熨烫得瞧不见一点褶的新西装,漫不经心得摩挲了下上好的布料,等着别人帮自己穿上身。

这些人都低着头,他们甚至不敢看自己一眼。

无聊。

今天,唯一值得期待的是,他要送出一份邀请函。

也许是送给他的爱人。

哥谭是座悲观异常的城市,是座被罪恶统治的城市,是座令人失望和绝望的城市——更何况是他们这种活在下水道里的东西,却还装得像...

2019-10-27

无釉灯火

#学校编辑部作业。主题:情感#

#灵感来源:《1874》《望南洋》#


我站在码头,看南洋潮湿的水汽扑面而来。

也许是这浸透了冷气的风吹来,把几乎快要冻结的水珠吹到我没有围巾遮挡的脸上,久违的尖锐痛觉让我想起一个人。

他曾和我说过,在远去的岁月里,没有人知道明天会怎样。一场战争摧毁了我们太多太多的东西,家园、理想、信任、爱情……几乎是一个人所能拥有的所有情感。

翻涌的江水声下,他还告诉我,说他一直想写一个故事,因为他很想知道,人生到底有没有答案,而他,能不能找到答案。

画面定格在初次见他时,他头上还留着小辫,只不过这大清末的古怪发型并没有对他的容貌造成什么巨大影响。雌雄莫辨的一双眼藏在墨色的...

2019-10-18
1 / 39

© 觋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