觋月

【我想要一颗金刚不坏的肝】乐色文风,底层画手,最拖延症coser,绑定社团没有钱。
现在沉迷谜鹅

我就是想哈哈啊哈一下《烟雨蒙蒙》改词

#沙雕改词#

#我就是想蛤蛤蛤蛤蛤蛤一下#


企鹅人:“鱼妈!你要打死我?!我对你那么忠诚,你居然要打死我?!你打死我好了!今天你要是不打死我,你会后悔的!我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在你的酒吧工作!”


谜语人:”你无情你残酷你无理取闹!”

企鹅人“那你就不无情!?不残酷!?不无理取闹!?”

谜语人:“我哪里无情!?哪里残酷!?哪里无理取闹!”

企鹅人:“你哪里不无情!?哪里不残酷!?哪里不无理取闹!?”

谜语人:“我就算在怎么无情再怎么残酷再怎么无理取闹也不会比你更无情更残酷更无理取闹!”

企鹅人:“我会比你无情!?比你残酷!?比你无理取闹!?你才是我见过最无情最残酷最无理取闹的人!”

谜语人“哼我绝...

2018-12-09

【谜鹅】民国paro番外

我是一个正文没写完就写了番外发的人


番外


房间里的空气凝固得像水泥,小小的空间让人不自禁地吞咽下唾沫。


一阵躁动声如石击水面一般扩散开来,穿着长衫的尼格玛掀开门帘。自从从北平逃出来之后,他就再也没穿过那身北洋军阀的军装。他喘着气,急切地想要说话,却被不规则的呼吸所抑制。


“他怎么样了?!”


戴着眼镜的郎中坐在病床边,欲言又止,“这子弹……”


尼格玛一听,情绪爆胀开来。他提起无辜郎中的衣领,近乎嘶吼一般的声音从他的牙缝里挤了出来,“你要是让他死了,我一枪崩了你!”


“爷,爷!稍安毋躁,这取子弹,需要些消炎药或抗生素,就阿司匹林什……”郎中颤抖着拉扯尼格玛...

2018-11-25
1 / 26

© 觋月 | Powered by LOFTER